他们是如何成为任正非口中的“敲诈者”?

运营商世界网 邓永枢/文

近日,任正非在消费者BG年度大会上说出“烧钱的公司,因为它不是以客户为中心的,想通过烧钱垄断市场,然后敲诈客户。”,虽然任正非没有直接说,而能够通过烧钱模式快速占领市场的,也就是小米、360、乐视之流,业内称互联网手机品牌。可是,他们为什么就成任正非反感的对象了?

任正非

任正非“烧钱即是敲诈”论折射什么

任正非的讲话中另外提到“我们要向小米学什么?学习营销模式。”,总所周知,小米最先玩起互联网手机品牌,头一个破坏行业价格底板,用性价比玩起互联网粉丝和饥渴营销。任正非认可小米的营销,但保留了对小米其他方面未予置评,从中也折射出对小米手机品质的质疑。

据了解,2011年小米在业内从技术经验为零开始,用短短几年时间,通过烧钱拼凑硬件来扩张规模,到15年之前,在智能手机销量上虚增一段时间,尚且压住了华为。而华为等的技术派传统厂家,技术研发的投入耗血过多,没有在市场回报上得到正向的回报。

到了15年开始,随着性价比和技术升级带来的体验同质化,互联网手机的营销套路效果大减,用户对小米与魅族之流的饥饿营销不再敏感。此时,华为、中兴等技术派厂家优势才得到显现。

可是,问题又产生了,销量上去了,利润却没得到同步的提升,这也是任正非痛恨互联网手机品牌的原因,因为市场高增长时期的技术红利已经被他们截胡。

华为另类的垄断 不烧钱哪来的垄断?

任正非“想通过烧钱垄断市场,然后敲诈客户”,表面上逻辑似乎是通的,但仔细深想又觉得不妥,但是反过来想,华为拓展市场不烧钱?华为就不想垄断?

论烧钱,华为也是很会烧钱的,业内来看盘根乱结的技术研发和业内高居的薪酬支付,本身也是在烧钱。

拿苹果对比,苹果2016年研发投入538亿人民币,营收达到1585亿美元,净利润为457亿美元,研发费用占利润的8%左右。华为2016年研发投入608亿人民币,整体营收5200亿,整体利润预计550亿到600亿,研发费用吞没了全部利润。

华为

华为的数据寓示,仅是研发投入,赚的都不够花的,还没算入华为这么多系列手机所要投入的广告和营销费用。值得注意的是,钱都是自己花完了,而不是由于市场竞争带来的消耗。

或者可以说,任正非“烧钱是为了垄断”的言论,华为才是最资深行家,只不过是用了“技术”的名义,华为技术研发投入那么多钱,但试问华为的技术转化为有效产能,又有多少?吃多了咸鱼,就要忍得了口渴,互联网手机品牌烧钱,最终都是让用户买单,自己利润少了,要问自己的钱都烧在哪里了。

任正非“我只有一个思维——利润”,并且提及“利润”达8次,或许是对互联网手机品牌烧钱“跑马圈地圈人头”快速占领市场份额的无奈或者不甘。烧钱玩技术和烧钱玩互联网营销,都是源于于企业不同的商业思维和市场策略,但最终对用户而言都是套路,谁比谁能高尚得了多少?

0
分享至:
文章关键词: 任正非,华为
网友评论文明上网理性发言,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
0条评论
全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