蓦然回首一个运营商干部吕佩义的成长历程:他的这30年

2018-09-28 09:11

更多资讯可登录运营商世界网(telworld.com.cn),也可关注微信公众号tel_world

作者: 王耕

(编者按: 吕佩义,曾先后任中国移动河南郑州分公司党群部主任、中国移动河南公司综合部副总经理、现任河南互联网协会秘书长)

老友吕佩义出书,当喜当贺,约我作序,实不敢当,但又盛情难却,恭敬不如从命。

蓦然回首,一同走过的路,历历在目,撷取过往记忆的片段,权以为序。

我和佩义都是郑漂人,20世纪80年代的郑漂一族。伴着《年轻的朋友来相会》的歌声,荡着青春的桨,划着理想的船,漂进了省会郑州。

光阴荏苒,弹指一挥间,转眼30载,如今都是白了少年头,立业、成家、传代,郑漂人成为地道的郑州人,来时的路已是很遥远的过去。

如果说河南新省会郑州,是郑漂人与郑县人共同筑就的话,郑州建城史就是郑漂人漂来的历史。

100年前的1889年,清代湖广总督张之洞的一张奏折,改变了郑州的历史,陇海铁路与京汉铁路在郑县交会。当时郑县才有2.4平方公里,17.8万人。

时代的变迁,铁路的枢纽作用日渐突显,火车一声长鸣,将省会由开封拉到郑州。开封朱仙镇水运大码头风光不再,八朝古都东京梦华被黄河悬河的泥沙叠压在历史的风尘中。

郑县变成郑州市,河南有了新省城。

20世纪50年代第一代郑漂人,是新省会的创城者,把悬铃木遍植郑州,法桐的树名虽然误读至今,却为河南新省会赢得了个新名声。

20世纪80年代第二代郑漂人,是改革开放大潮初始的建城者,天南海北商家汇郑州,商战率先在二七广场爆发,郑州赢得商城新称谓;

20世纪90年代第三代郑漂人,是立体枢纽的兴城者。有志创业,漂流到郑,以至曾经的“北漂”“北漂一族”新词汇都成了老词汇。郑州跃居中部最大枢纽,高速公路形成放射结构,高铁形成“米”字结构,航空形成客货并举。郑州的面积扩大到744平方公里,人口达到970万人,成为中部最大的移民城市、“漂人”的首选省会。

20世纪80年代,佩义由部队转业来郑,我由学校毕业来郑,都是孤身一人,举目无亲,带着小小的梦想,藏着大大的憧憬,漂进了郑州,由相识、相知、相助,踏上了我们人生的新历程。

佩义的新闻出道在商业报道上。郑州称商城,缘于其枢纽优势的全国糖烟酒订货会。当年这些紧俏商品还在计划经济的笼子里慢慢向市场经济大潮跻身,全国商户谁能在这样的会上拿到订单,谁就可以回去在自家的门店数票子了。那时候的市场竞争毫不逊色于当下“双十一”电商的网上大促。至于后来的“星期天哪里去?郑州亚细亚”的商战,只是又为郑州商城添了一抹亮色。

佩义在河南酒界堪称报道快手,我最近还看到他收藏的1993年1月10日《开啤厂报》试刊第23期,报眼位置赫然刊载《聘请吕佩义同志为我厂高级顾问》,文中道:“为迎接更加激烈的市场竞争,大力开展对外宣传工作,经1992年12月24日厂务会议研究决定,聘请《河南质量报》报社记者吕佩义同志为我厂高级顾问。”可见其影响力之大。

河南酒业,白酒类从过往的“张宝林”(张弓、宝丰、林河)酒,到后来杜康大战的伊川杜康、汝阳杜康;啤酒类,从开封汴京啤酒到郑州金星啤酒;果酒类,从民权葡萄酒到辉县山楂红酒。佩义写过的有关酒的报道不计其数。1987年,凭借其勤快,编纂了《河南名优酒》一书,河南的白酒、果酒、露酒、啤酒尽在其中。至今还收藏许多老酒、老酒瓶、老酒杯、老酒标,更有一肚子河南酒的历史变迁与掌故。深度报道《漫话河南白酒》,足以反映佩义对河南白酒的了解、熟知。现如今如果有雅趣者想建个河南酒类大全网站,将佩义聘请去做总顾问,网站的内容会立即丰富百倍。

我这里唠叨佩义的新闻报道,实在是挂一漏万,精彩还在书中。佩义还写了不少当年酒厂创业者的风采,是最值得细读与品味的。

新闻尽管易碎却是时代的记录,当年那些商场拼杀、酒海竞游、创意促销的风采,对每个经历者都是弥足珍贵的。佩义成书前曾将一些稿件送给当年创业者阅读,都让他们自己“倚杖自叹息”!

佩义是个有热情又缜密的协调组织者,“切在深潜缜密,然后气味深长,蹊径不差”(《宋史•李侗传》)。还记得我与佩义共过事的青记协,虽然都是兼职,但我们这个小社团组织,却有个大办事机构——青记协秘书处,佩义是负责日常事务的常务副秘书长。

一个社团想办好,全在有几个担当者奉献者,那几年的青记协活动,有声有色、有影响力,全缘于有这个高效精干的秘书处了。

新闻领域职称晋升有个跳不出的怪圈,一要外语成绩,二要论文几篇,三要国家级、省级好新闻获奖作品。地市基层媒体的编辑记者想评上个全国、省级好稿,平常是十分困难的。所以当时青记协就力主“五四新闻奖”向基层大幅度倾斜,而且绝不收一分钱参评费。

每年一度的“五四新闻奖”评选,不仅在郑州进行,还到了地市,南边到过新县、郏县,东边到过睢县。各类琐碎的事,繁琐的组织工作,都是秘书处井井有条地安排好了,我们这些兼职的人,全部精力集中在评选好新闻上,真还是评出了一批基层的好新闻,为他们的日后职称晋升多了个凭证与说法。

我参加过郏县的“五四新闻奖”评选。记得是个早春的清晨,一干人马出郑州,坐的全是秘书处安排的专车,当年河南高速路开通没几条,临近郏县时居然下错了道,佩义跳下车从容指挥,全部车辆又倒上了高速路,惊得过路车辆喇叭大叫,我们也惊出一身冷汗,当然这是无奈中的超级违章。

而最难忘的是在紧张的评稿之余,探访拜谒三苏坟,中原人厚重,宋代苏洵与两子苏轼、苏辙,故去后返回老家四川眉山,一起葬在郏县,成为历史佳话。

当时的三苏坟简朴,森森柏树环抱三座坟冢,园门牌坊联语还是苏轼在开封狱中写给苏辙的:“是处青山可埋骨,他年夜雨独伤神。”让我们这帮有些文人情结的评委,无不生发出怀古之忧思,感谢周全安排的秘书处。

佩义为友掏力不惜力,这是他朋友圈的共同评价,他和我们中央驻豫新闻单位的几个人堪称世交。早年间我们一忙,许多时候孩子学校的家长会,都是他替我们去开。记得一次他去代开家长会,会后被班主任留下,好一通数落,佩义静听不语,直到校长找来解说,才得以脱身。

我们都是爱狗一族,但与时下爱狗养狗成为时尚不同,大多都是被独生子女“逼上梁山”。许多年前,我孩子抱回一条全黑的腊肠狗,取名胡德嘎。先是孩子征服家人要养,后是狗狗征服全家,成为家中的一员,在我们家生活了十几年,我走到哪都爱聊养狗的事。一次与朋友相聚说起狗狗,第二天就送我一条全白的萨摩耶,取名亚丽美。即使我们不偏心,胡德嘎也顿觉失宠,亚丽美还东冲西撞啃沙发。当时我还是上班族,难舍又实在伺候不了两只狗狗,无奈中将亚丽美送到几位好友处,但都是住了一段时间,又因种种原因接了回来。一日清晨,又是佩义开车将亚丽美接走。我抱着胡德嘎,亚丽美趴在车窗旁里,我在路边招手流下泪。前一时我还要到亚丽美的照片,晚上时不时都会打开手机再看看……忆及小狗,笔欲停不下。

佩义最让我想不到的是他人到中年的跨界、转行,开创了他人生的又一新历程。那应该是2005年的事了,当时新闻业还是如日中天,或许他已看到纸媒的式微,突然跨界,由新闻界转到一家央企,他虽然没有给我讲太多缘由,却给我讲了件事让我始终难忘。

他说为了适应这次人生大跨越,有一日他寻了顶草帽,背了个小包儿,带了几盒鞋油几把鞋刷子,去郑州火车站转了一天给人擦皮鞋,体会从俯视社会到仰视社会的真感受、真区别。

老话说,人过三十不学艺,人过四十天过午。到了不惑之年,很多人已隐约嗅到了衰老的气息,喝茶、养鸟、弄花,渐成理所当然,这个时候再去学习新东西都有所牵绊和顾忌,人的精力和冲劲也没有年轻时那么强烈,既觉前力渐消,又觉后力难继。但充满忧患意识的佩义,很早就感到不转型就会被淘汰,激活了内在的潜能,毅然走上一条人生新路。

现在看来佩义的这次跨界和转型是成功的。他不仅迅速融入这家央企如鱼得水,而且扬其所长,成为这家央企与媒体的桥梁,被外界夸奖是与媒体融合的最好典范。

于是他由市公司升级省公司主抓宣传,还写了不少报道,而后又进入主体业务部门,成了专门人才。最为精彩的是佩义身为郑漂人,下派去了开封,促成了智慧城市体验馆,成了开封对外接待的窗口,最近又奉调回省公司。

他的笔一直没丢,书中收录的作品,有一大部分就是他跨界的结晶。由于有干过新闻的底子,佩义能紧扣时代重点,不断推出展示先进风貌的作品,综述《四轮驱动大连接,河南移动转型发展结硕果》,全文从智慧城市、智慧河南、智慧农村和农业信息化、惠民服务、领先市场等角度,全方位描述河南移动作为推进互联网、大数据、人工智能和实体经济深度融合发展建设的主力军,不懈努力,稿件在新华网、《人民邮电报》等多家媒体发表后,产生了很大影响。

今又重阳,一窗暖阳,回望来程,岁月无恙。人生只有一种成功,就是用自己喜欢的方式度过一生,佩义此生幸福并快乐着。

鲁迅1933年曾书写了一副联句:“人生得一知己足矣,斯世当以同怀视之。”郑漂一族的我们,茫茫人海,擦肩而过的人很多,相识之人不计其数,但知己屈指可数。

留住的便是最好的,是那个来了之后再也没有走的人。喜乐有共享,冷暖有相知,同量天地宽,共度岁月长。毕竟是来世间一遭,有缘才会相识为知己。

我们同为郑漂人又成郑州人,一辈子不长,从容老去,一念心安,匆匆撷取的仅是片段,念想却是永远!(该篇文章是作者为河南大学出版社出版的《道义在心》一书所作的序言)

运营商世界网(官方微信公众号tel_world)——TMT行业知名新锐媒体,一家专注通信、互联网、家电、手机、数码的原创资讯网站。

0
分享至:
文章关键词: 运营商 吕佩义
网友评论文明上网理性发言,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
0条评论
全部评论